http://kangke.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日历

信息

政治经济学的“初心”
2019-12-2 7:59:00

  今天,我们既需要对走过的道路作深入的理论总结,也需要理论创新指导高质量发展新实践。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避免过度追求理论模型化,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是中国道路理论和实践的需要。

  1615年11月,时年14岁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与西班牙安妮公主成婚。由于国王年幼,其母玛丽太后摄政掌权。当时的欧洲,民族国家正在形成的过程中,商业资本主义蓬勃发展,学者们越来越关心国家或社会范围内经济问题。于是,一门新学科——政治经济学应运而生。在路易十三成婚当年,法国学者安托万·德·蒙克莱田(Antoine de Montchrestien,1575年—1621年)向国王与太后觐献了一本著作:《献给国王和王太后的政治经济学》。今天学术界普遍认为,这是“政治经济学”这一术语的第一次出现。

  在西方,“经济学”之本意为“家庭管理”。古希腊学者色诺芬在《经济论》中最先使用“经济”一词来概括奴隶主的家庭管理,即通过管理和运营庄园,使家庭财富不断增加。16世纪以后,商业资本主义开始逐渐取代自给自足的封建社会,经济思想也从简单的关于个人、家庭增长财富的观点,向系统的关于国家、社会探求富裕和繁荣的观点演进。蒙克莱田在“经济学”之前所说的“政治”,与我们今天一般使用的“政治”概念不同,是国家范围或社会范围的意思。“政治经济学”是指所研究国家范围和社会范围的经济问题,这突破了以往研究社会经济问题只局限于研究家庭经济或庄园经济,或只作为某一学说组成部分的格局。

  这就是政治经济学的起源。从17世纪到19世纪末,学术界一直使用政治经济学这一概念。亚当·斯密把政治经济学视为一门研究国民财富性质和原因的学科,在《国富论》中提出政治经济学的目标是给人民和国家提供充足的收入:“总之,其目的在于富国裕民。”斯密之后的很多经济学家都把“政治经济学”用于书名,形成了一系列经济学经典著作。例如,1817年大卫·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1820年马尔萨斯的《政治经济学原理》等。

  1848年,古典经济学之集大成之作——约翰·穆勒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出版。穆勒秉承斯密的核心观点,指出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主题是财富:“政治经济学家们声称是讲授或研究财富的性质及其生产和分配规律的。”穆勒这本论著在19世纪后半叶是英美大学经济学课程的基础教科书,直到1890年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出版,其地位才被后者取代。虽然马歇尔用“经济学”取代了“政治经济学”,但在他看来,两者是通用的,“是一门研究财富的学问,同时也是一门研究人的学问”。马歇尔在《经济学原理》中写道:“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人类一般生活事务的学问;它研究个人和社会活动中与获取和使用物质福利必需品最密切相关的那一部分。”

  为什么马歇尔抛弃了古典学派的传统,把“政治经济学”改称“经济学”呢?因为那是因为19世纪70年代出现了边际效用学派,这一学派从古典经济学强调的生产、供给和成本,转向现代经济学关注的消费、需求和效用,在经济研究中大量应用数学方法。这股被称作“边际革命”的经济学研究思潮一直持续到20世纪初。新古典经济学家们认为,政治经济学虽然是社会科学,但“比其他任何一门社会科学更为精确”,所以他们试图用接近自然科学的方法来完善这门学科,使其更为精确、纯粹和中立。马歇尔更认为,经济理论应专注于财富和人类行为的研究,避免讨论政治问题,用“经济学”取代“政治经济学”,恰能体现出这是“一种纯粹的和实用的科学”。

  尽管有学者持不同意见,但自马歇尔《经济学原理》出版后,政治经济学就逐渐被简称为经济学。总体而言,这两者是通用的。政治经济学不是指既谈政治又讲经济的学科,也不是经济学的一个流派或分支。《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就把“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列为一个词条,指出“两者基本上可看作同义语”。20世纪60年代兴起的公共选择学派,用经济学的方法研究政治学领域的问题,又提出了“新政治经济学”。实际上,这是对政治经济学概念的挪用,是现代经济学的一个分支,而非古典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学。

  与学科产生之初相比,世界经济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研究领域在扩展,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在不断丰富和完善,但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的“初心”并未改变,那就是:经世致用,探索富国裕民之道。

  由政治经济学的“初心”反观当代经济学发展,不少学者对其过度数学化的倾向持批评态度。在他们看来,数学方法有益于更精确地表述和推演经济学理论,但过度使用数学方法会导致理论脱离实践,沦为“黑板经济学”。一些复杂的模型看似高深精巧,实则缺乏对现实的解释力、指导力和预见力,背离了经济学的初衷。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经济成就,逾7.5亿人脱贫,这是对政治经济学“初心”最好的实践。恩格斯说过:“政治经济学不可能对一切国家和一切历史时代都是一样的。”在新时代,我们既需要对走过的道路作理论总结,也需要理论创新指导高质量发展新实践。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避免过度追求理论模型化,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是中国道路理论和实践的需要。

发表评论: